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刻公寓

上海人在东京(未经同意请勿转载,相认请私下,不要在此透露个人信息)

 
 
 

日志

 
 

(转载) 爪先にキス 翻译1  

2007-01-20 13:21:50|  分类: 腐女的天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破慎里《爪先にキス》drama译文

第一轨——秘密恋人
第二轨——年下之男
第三轨——拉拢
第四轨——继承家业
第五轨——强有力的拥抱
第六轨——天平
第七轨——替身
第八轨——受伤的心
第九轨——最好的手段
弟十轨——袭击
第十一轨——在一起


第一轨——秘密的恋人
炎:好久不见了,丹野先生,我是八曾部炎。
丹野:哦~~八曾部家的继承人啊,多谢你赏光。
炎:今天我是作为我父亲的代理来的。请!
丹野:唉……不过,你真是越来越出色了呢。你所经营的俱乐部及相关产业的营业额即使是在咱们集团里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了,不是吗?
炎:您太过奖了。
丹野:最近,接二连三的被鸟丸家的那个毛头小子给弄的,我们有好多店都经营不下去了,我原本还很担心呢。不过有像你这样的青年俊才,我也就信心倍增啦。
炎:是啊,鸟丸确实是一个强劲不容忽视的对手,不过我也不会落后于他的。
丹野:是吗~是吗~哈哈哈哈哈哈

炎:(内心)八曾部属于丹野集团旗下的、所谓的金融黑社会。为了加强集团的凝聚力,每月有一次要像这样把干部们都聚集起来。但是,现在,大家最关心的事情就是以鸟丸家为首的集团所进行的大张旗鼓的行动态势。由于两家地盘势力非常靠近,所以形成对立关系……如果要是让那些干部们知道的话,他们会怎么想呢?
冬慈:炎,这么晚了还工作呢?
炎:啊,抱歉,把你吵起来了,冬慈?(内心)正和我交往的就是鸟丸家的继承人,当然,这是无法对人言的事儿啊……

冬慈:CHARA CD COLLECTION,不破慎里原作
炎:爪先にキス(吻上指尖)

冬慈:你还真勤奋呢。
炎:已经完了,那我就去洗澡了
冬慈:等等啊,一起去吧!
炎:开玩笑呢吧!我想要自己一个人悠闲的洗,你要是进来的话,就杀了你!
冬慈;唉……遵命,女王大人。你要是开口说了的话,那就不是玩笑了。
炎:(内心)我,八曾部炎和鸟丸冬慈已经交往四年了,是那种偶尔会像这样留宿于宾馆的交往。起因是……
(回忆)
冬慈:八曾部炎?!
炎:嗯?
冬慈:果然是八曾部你啊!
炎:鸟丸前辈!?

炎:(现实中的内心)我们原本在高中、大学都是学长学弟关系,但是毕业以后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然后,在歌舞伎街的中心,再次相遇了。那时,怎么看,都看不出彼此是敌对着的上班族。

冬慈:八曾部……你给人的感觉好像变了呢。
炎:是吗?
冬慈:嗯,比学生的时候要性感多了。
(回忆结束)
炎:(内心)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无法忘记他那时的眼神,然后再次相见时,我们就上床了。

冬慈:喂~你要泡到什么时候啊?
炎:我不是叫你不要进来的吗?!
冬慈:可是,人家一个人很寂寞嘛~
炎:闭嘴!笨蛋!
冬慈:好了,在你晕倒之前,要出来哦,炎!
炎:(内心)看吧!就是那种眼神,就好像能看透一切似的眼神。被这样的眼神紧紧盯着,就会全身的力气都流失了。这样就是所说的“安心的感觉”吗?

冬慈:给你水!
炎:Thank you
冬慈:刚才的工作,你那个就是对店里的账目进行核对呢吧?
炎:啊啊
冬慈:炎,你所经营的牛郎俱乐部是叫sonic吧?那个似乎不是大赚特赚了吗?
炎:你那句话我要原封不动的原样奉还给你哦!我可是听了好多关于你的谣言呢。我们那儿的干部们可是非常防备你的哦。最近,不只是俱乐部,像是咖啡馆拉、饭馆拉,连这些你都有涉足呢。
冬慈;我们只是本本分分、正经的做生意啊,托您的福,现在已经忙得脚打后脑勺了~哈哈哈
炎:(内心)虽然是那么说,可是为了挤出和我在一起的时间,他还是非常拼命的吧……
冬慈:在干部会上,都说我什么了?
炎:这个嘛……
冬慈:呐,说了什么了?啊,那个男人啊,我们经常在宾馆里幽会呢……喂,这也是事实吧?不管什么时候让人知道了,我都没关系的。
炎:那种事情是不可能的吧!
冬慈:你就那么怕那些老头子?
炎:不是说那个意思!(内心)当我知道冬慈早晚都要成为鸟丸的领军人物时,我们早就离不开彼此了。
冬慈;明白了。因为炎你不想给家里添麻烦吧,这种事情要给暴露出来的话,八曾部在集团内的处境也许就会很糟糕了。不管怎么样,和敌对集团的吓人领导者交好,即使是被当成间谍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炎:这不是别人的事儿啊,不是吗?
冬慈:明白了……对了,你马上就要搬家了吧?
炎:你不可以过来!
冬慈:啊!?那怎么可以啊!那可是你开始独自一人生活的第一天啊,多难得啊!
炎:弟弟们和他们组里的年轻人会过来帮忙,所以要是你们撞一起了,会很麻烦!我讨厌那样!
冬慈:喂喂喂,啊!那,半夜的时候,店里的事情忙完了以后,再过来,那样就没问题了吧?我会带着庆祝用的香槟的!
炎:嗯……那是那样的话,应该没关系吧……
冬慈:真是的,我算你的什么啊!炎!
炎:嗯……(内心)虽然交往了四年,但是我一次都不曾对冬慈说过“我喜欢你”
冬慈:咦?怎么了,炎?
炎:(内心)我喜欢这家伙。要不然的话,也不会让这种关系维持了四年。我知道冬慈一直在耐心地等待着我。但是,因为总觉得当“喜欢”说出口的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会改变,所以我很害怕。

第二轨——年下之男
恭也:老板~早上好
男:早上好~~
炎:早上好
恭也:早上好,老板,你依然那么美丽啊,老板
炎:恭也……是你啊,不要说傻话了!快点去帮忙做开店的准备!(内心)这家伙是这家牛郎俱乐部“sonic”的头牌牛郎——仓元恭也。我们店里形势一片大好,大多要归功于这个一年前刚加入不久就成为头牌的男子。
恭也:呐、呐,听说老板你要自己一个人住了?为什么啊?
炎:啊……我的工作时间没有规律,而且差不多也到了不得不独立的年龄了吧?
恭也:好想去老板的家里啊~~~!
炎:不好意思,要让你失望了,我的原则就是不把工作和私生活混在一起。
恭也:你不是说只要我成为NO.1,就和我交往吗?难道你忘了!
炎:不要说那么无聊的话了,工作吧!
恭也:什么嘛!既然约定了就要好好遵守啊!可恶~!
炎:恭也,过来一下!
恭也:想要履行了吗?呃~老板~脖子、好痛苦……
炎:为了让你这个白痴能够彻底明白,我就跟你说清楚点儿!那个约定是为了让你鼓足干劲而做的权宜之计!明明还是个连真话和谎言都分不清的小鬼,还说什么要和我交往,别笑死人了!走吧!
男:老板好恐怖啊~
炎:啊,恭也,你打扫厕所一星期吧!
恭也:唉!?
男:真是笨啊,恭也那家伙!因为他还不知道老板真正可怕之处~
男:没错,没错
恭也:我、我不会认输的!

炎:你好
冬慈:是我!搬完家了吗?
炎:啊
冬慈:我可以去了吗?
炎:我弟弟他们也已经回去了,好吧
冬慈:哪,我马上到
炎:呵,原来在外面等着呢啊~(内心)其实决定搬家是为了冬慈。连自由见面都无法保证的任性恋人,这个男人一直在耐心地等着那样的我,所以我想要为他做些什么!
冬慈:嗨~
炎:欢迎光临~
冬慈:干杯~!
炎:嗯~!(内心)这样一来,我们多少也可以增加些相处的时间了吧?算了,总可以放轻松了
冬慈:累了吗?
炎:有点儿呢
冬慈:要去睡吗?
炎:不要,就这样再稍微呆一会儿
冬慈:嗯
炎:(内心)大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发、温暖的胸膛、好舒服啊……
冬慈:不、不知怎么地,总觉得今天的炎好像非常可爱呢~!
炎:啊!对了,差点忘记了!这个给你!
冬慈:爱的钥匙!?这个、是要给我的吗?!
炎:嗯?啊……
冬慈:Thank you~~~真是可爱的家伙了~!
炎:(内心)莫非还是给早了!?
冬慈:(内心)果然,不管说得再怎么无情,这不还是想着我的事情?
炎:(内心)算了,还是不给他的兴奋泼冷水了吧……
冬慈:炎……
炎:要在这儿做吗?这还是新沙发呢
冬慈:这不是你家吗?用不着客气什么吧
炎:用不着你说
(H中被门铃打断)
冬慈:可恶~~在渐入佳境的时候==+是谁啊!?怎么这么晚了还来!?我去开门
(噼啦啪啦)
恭也:恭喜搬家~~我的甜心宝贝~~~
冬慈:阿~~?“我的甜心宝贝”!?
恭也:哎?那个,这里是……八曾部家吗?
冬慈:你是谁啊?
恭也:那你又是谁啊?我找老板有事儿!
冬慈:什么!?哼!原来是炎那里的牛郎啊……
恭也:牛郎有什么不好的啊!闪开!老板在吧!
冬慈:浑蛋!不要随便进去!
恭也:老板~!老板~!
冬慈:你要干什么!?可~恶!你给我闪开~!
恭也:你给我住手!让我进去!老板~!
冬慈:开什么玩笑!
炎:都给我闭嘴!!你们俩是想要我早早搬家才来给我惹事的吗?恭也,你快点给我回去!现在可不是应该来拜访的时间吧!
冬慈:嘿嘿
恭也:那这家伙呢!?
冬慈:你说谁是这家伙呢!?
炎:他是我的朋友。和你没有关系!
恭也:或许是这样没错,可是那种说法……
冬慈:真是啰嗦的家伙!你不知道人家在赶你走吗?!不要穷追不舍的猛问,那样太难看了吧,嗯?
恭也:唔~!
冬慈:哼哼
恭也:非常对不起!老板,我回去了
炎:唉……真是的……我说你也是,怎么还跟那个小鬼吵吵起来啊!会吵到邻居的!
冬慈:他是你们那里的牛郎?
炎:是啊
冬慈:只是普通的牛郎吗?
炎:你想要说什么?
冬慈:没什么,只是问一下而已。呐,炎,你对我说句“我喜欢你”吧,怎么样?
炎:怎么突然让我这么说?
冬慈:这样一来,我会为你做任何事的!是任何事啊
炎:在说什么啊……
冬慈:呵呵,只是孩子似的任性,不要想了……呐,继续刚才的事情?
(热吻中)
炎:(内心)(回想——冬慈:你对我说句“我喜欢你”吧……)他怎么会表露出来了呢?

恭也:昨天,非常对不起
炎:啊……(内心)还特意跑来道歉啊,没想到还有这么可爱的地方啊……
恭也: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很在意……只有这个必须请您告诉我!
炎:嗯?
恭也:那个男人和老板你是什么关系?!
炎:我不是说过了吗?是朋友
恭也:可是他的态度也太夸张了吧?
炎:因为他是我高中、大学的学长啊。
恭也:真的只是这样吗?
炎:(内心:收回前言,真是个啰嗦的小鬼!)那还会有什么?
恭也:所以我才问你嘛!
炎:恭也,你不要给我搞错了!为什么我和朋友见面也必须要向身为职员的你一样一样地进行汇报呢?
恭也:但是,老板~!
炎:你也给我适可而止吧!你到底是怎么了?你也太奇怪了吧?
恭也:我自己也知道自己很奇怪。这么在意某个人的事、对方的任何事情我都想要了解,这些都是我从出生以来头一次有的感觉,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啊!!
炎:(内心)在说什么啊?这家伙……
(敲门声)
男:老板,您在吗?
炎:恭也,你也走吧
恭也:是……

第三轨——拉拢挖脚
恭也:(内心)那个……其实我知道老板对我根本就是完全不在意的……但是不管怎么看,都感觉那个男人不只是朋友那么简单……可恶……
男子:仓元恭也先生?您是仓元恭也先生吧?
恭也:你有什么事儿?
男子:有些事情想要和您谈一下,可以占用您一些时间吗?

(门铃声不断)
炎:大清早的就这么吵~!我正要去睡觉呢~!这个浑蛋!谁啊?
恭也:是我~~
炎:(内心:恭也?)你喝醉了吗?
恭也:我只是稍微借酒消愁一下下……呐,老板,我可以认真地问你一个问题吗?我……重要吗?
炎:如果你是说对店里来讲,是不是重要的话,那么答案是YES
恭也:是吗……明白了。晚安,老板
炎:(内心)那家伙……到底……

炎:(内心)那从天开始,恭也就没有再来过店里。这种擅自缺勤已经持续一星期了。虽然也听到有传闻说他被别的店给挖过去了,但是,是真的吗?恭也……

男子;仓元先生,您似乎终于下定决心了。社长正在等您,来,这边请。(敲门声)失礼了,我把仓元先生带过来了。
恭也:失礼……了
冬慈:欢迎,仓元恭也君。我就坦率说吧
恭也:啊!
冬慈:没想到居然会把你给拉过来,我们店对你也非常期待呢
恭也:你!
冬慈:你想要赚大钱吧?我调查了很多关于你的事儿,恭也君。比方说令尊的事情。
恭也:可~!

冬慈:你回来了~
炎:冬慈,你来了啊?怎么了?这么大清早的
冬慈:啊?嗯……炎,那个我说……还是算了,下次再说吧
炎:好了,不要话说半截就不说了啊!
冬慈:发生什么事儿了吗?本来就够烦了,你就饶了我吧!
炎:我们店的牛郎被人给挖走了!就是之前来过的那个小鬼!
冬慈:啊……那还真是严重阿
炎:怎么可能不严重啊!那可是我们店的头牌啊!只要一想起来就生气!!!
冬慈:阿~~你真得很生气啊~
炎:而且,我还很生自己的气
冬慈:自己的?
炎:今天,我去了那家伙的公寓。我去了一看,发现他住的公寓破烂得让我很是吃惊。
冬慈:那是因为牛郎们都很奢侈,没有钱吧?
炎:那家伙的薪金有一百万阿!
(回忆)
恭也:我需要钱

炎:(内心)那么说起来,那家伙是一年前来到我店里的。

恭也:我老爸因为是连带保证人,所以欠下了一大笔借款,他无法忍受就自杀死了。真的就像和三流电视剧里演得一样。为了不让妈妈和妹妹太辛苦了,所以我想要一份能尽可能多地赚钱的工作。
炎:所以想要成为牛郎,是吗?你还太单纯了!
恭也:啊!啊……对不起……
炎:你合格了
恭也:啊?!
炎:希望你明天过来。因为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在。可以吗?
恭也:是!我会努力的!
(回忆结束)
炎:作为契约的一方,真是太失责了。我觉得,那家伙让我深刻地了解到了他到底在看什么。
冬慈:那个小鬼……对你来说是什么?
炎:嗯?
冬慈:只是普通的牛郎而已吗?还是说不只是那样?
炎:“不只是那样”……?
冬慈:我问你,你是不是觉得和他上床也可以啊?!
炎:你说什么呢!?放开我!
冬慈:之前看到他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那个小鬼……围在你身边团团转!因为他太碍眼了,所以我把他除掉了!可是,我最重要的你却这么重视他,你说我能怎么办!?切~!
炎:什么?等等,冬慈!莫非把他挖走的就是……
冬慈:是我做的。
炎:你这个……
冬慈:哎呀~别打啊!既然变成这样了,我想那我们就好好地谈谈吧。他老爸的欠债,少说也是让你欲哭无泪的数儿。
炎:所以,你就未经我同意,擅自……
冬慈:除了傻瓜,还有谁会在想要去掉情敌时,还特意要得到同意?那整个是个傻瓜吧?
炎:所以,我不是说了他不一样吗?!是个固执的家伙!!
冬慈:你敢说内心里一点想法都没有吗?你敢说你没有感觉到一星半点吗?
炎:没有啦,不要说傻话了!
冬慈:既然如此,那就证明给我看吧!
炎:真是愚蠢!别无理取闹!
冬慈:炎,把脸转过来!看着我!不要看其他任何人啊!
炎:冬慈……(内心:不是平时的冬慈……)呐,放开我!很痛啦!混蛋!放开我啊!
冬慈:炎……
炎:冬慈……好疼~住手阿~呐,住手啦~!
冬慈:你讨厌被我抱了,是吗?
炎:这种状态下的话,对不住,我不可能!
冬慈:炎……
炎:回去!
冬慈:炎!
炎:现在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了,不是吗?我已经不想再说什么了
冬慈:我会再来的
炎:(内心)疼得是被他紧紧抓住的脖子呢,还是我的心呢……(回想——冬慈:看着我!不要看其他任何人啊!)
炎:(内心)还是第一次感觉到非常害怕他……冬慈是那种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像今天这样步步紧逼、逼到让人无路可退地步的男人。可是……今天没有那种从容了……

第四轨——继承家业
炎:喂
恭也:老板……
炎:是恭也吗?
恭也:非常对不起,老板……我背叛老板你……你来过我的公寓,是吗?我拿到你留在信箱里、写有手机号码的便条了……非常感谢!
炎:事情经过我已经听冬慈说了
恭也:那个、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他的店!
炎:你用不着道歉,不是你的错,全部都是冬慈那个笨蛋的错!他把恋爱情事和工作给混到一起了
恭也:老、老板,你没有生气吗?
炎:为什么?不管从哪方面来说,你都是受害人。因为你已经转到那边去了,就在那边的店里振作起来,加油干!
恭也:老板……那、那个……那我以后偶尔跟你联系一下也可以吗?
炎:哈?(内心)要我不得不按冬慈那愚蠢的想法去做,这个我无法明白,算了,我至少要为把这小子卷了进来而赎点罪、做点好事。
恭也:不行吗?
炎:真是那你没法啊……偶尔的话,还行
恭也:真的!?谢谢~!!老板~!
炎:哎呀,使办公室的电话,抱歉,我要挂了
恭也:啊,是!我会努力的~!我会努力的~!
炎:是,这里是牛郎俱乐部“sonic”。哦?是父亲啊。哎?鸟丸健四郎因为心脏问题而倒下了?!最近,继承人继位是……啊,没有……(内心)冬慈……终于要站在鸟丸集团的最顶端了……(回想——冬慈:炎,那个……)那时,莫非他想说的就是这个事情?
炎的父亲:怎么了?
炎:啊,没什么
炎的父亲:说起这个继承人鸟丸冬慈来啊,在年轻一代中很有威信,而且,连老的家族也可以非常好的控制着。以他的岁数来说,很让人佩服啊。虽然很让人佩服,但是对其他的集团来说,这可是个很严重的问题啊……不可否认至今为止在和鸟丸之间的事态非常紧迫啊。
炎:是的。(内心)这样一来,和冬慈之间的瓜葛,不管是谁,要是知道了,可就太糟糕了。必须要比之前还有谨慎阿……虽说要必须要谨慎,可是自从吵架那天以来,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听到冬慈的声音了。要是平常的话,冬慈就会和我联系了……大概,现在他已经忙不来了吧……
(开始给冬慈拨电话)
炎:可恶~~(内心)我只是问问他状况怎么样了而已
冬慈:我是鸟丸。
炎:冬慈……
冬慈:炎!?
贺贺谷:冬慈先生,您有电话吗?
冬慈:啊啊,是朋友打来的。我稍微离开一会儿,抱歉。
炎:可以吗?
冬慈:是非常烦人的属下会议。都快喘不起来了,你可救了我
炎:你没事儿吧?好像很累呢……
冬慈:嗬嗬,之前那些怒气都跑哪里去了?
炎:你希望我生气吗?!
冬慈:炎……
炎:干嘛!!
冬慈:我们把所有的一切都抛下,见个面吧。见到你的时候,我要尽情得紧紧拥抱住你。
炎:冬慈……
贺贺谷:冬慈先生!
冬慈:啊,马上就过去。抱歉,我再给你打
炎:(内心)冬慈……(回想——冬慈:看着我!不要看其他任何人啊!我们把所有的一切都抛下,见个面吧。见到你的时候,我要尽情得紧紧拥抱住你。)那个时候也好,现在也好,冬慈都是认真的,认真地对我……

炎:(内心:结果,我和冬慈到最后还是一直都没有见到面,那么糟糕吗?)
(门铃声)
炎:恭也?!
恭也:很久不见了
炎:怎么了?
恭也:依然不想让我进去,是吗?
炎:要是有事儿的话,就在这里说吧!
恭也:那,我就大胆的直接说了哦。老板,能请你和我交往吗?
炎:啊?!
恭也:否则的话,我会说出去的。
炎:你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恭也:所说的冬慈先生,是要成为和八曾部对立集团的最高领导人的人,不是吗?这段时间,我听到的时候,吓了一跳!知道你和冬慈先生关系的人,只有我一个人,是吧?
炎:你打算要威胁我吗?
恭也:你要是那么想我呢,我也无所谓。我呢,只是喜欢老板你而已
炎:喜欢?
恭也:所以……
炎:哼~你真是个白痴阿!威胁黑社会,你觉得能简简单单地就完事儿吗?
恭也:不、不能再在这个行业里生存下了,是吗?
炎:只是那种程度,怎么可能完事儿呢!要是冬慈做的话,你可是会死的!不,在冬慈那么做之前,我就会那么做的!
恭也:老板……
炎:你要是有那种觉悟的话,就去试试好了!谈话到此为止,你可以回去了!
恭也:唉!我、我,无所谓的!
炎:什么!不要抓着门!你这个……
恭也:我,要是能被老板你做掉的话,也无所谓的!
炎:躲开!不要说傻话!快点回去!
恭也:老板~~
炎:(内心)那个小鬼……为什么会那种眼神啊!

冬慈:啊?不要开玩笑了!为什么继承家业就等于要结婚啊?!
贺贺谷:希望你能明白,你父亲非常担心阿
冬慈:因此,和集团干部的女儿进行联姻,只会僵化已存在问题。所以,也不可能仓促之间就习惯和这个女人在一起啊~!对了!要不贺贺谷你代替我作为继承人继任~!
贺贺谷:真是白痴!不是一位很漂亮的小姐吗?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还是说,你已经在心里决定好某个人了吗?
冬慈:是的话,又怎么样呢?!
贺贺谷:冬慈先生……把结婚和恋爱看成是两件事儿,不是会更轻松吗?特别是像你这样非常有社会地位的人。
冬慈:我出去走走!
贺贺谷:冬慈先生,今天一会儿还有干部会议。
冬慈:我知道了!!
贺贺谷:哎……
冬慈:什么结婚啊!?开什么玩笑!?啊~~可恶~!

第五轨——强有力的拥抱
炎:恭也,又是你啊= =明明都那么累了,为什么还要过来啊= =
恭也:我们去约会吧,老板~~今天你休息,是吧?
炎:你是笨蛋吗?就那么想死吗?
恭也:是笨蛋也无所谓阿,想要约会
炎:(内心)这、这家伙……
恭也:而且,你看!为了今天,我连功课都预先做好了哦
炎:信息杂志上怎么贴满了便签啊,你是女高中生吗?

炎:所以,就到海边?!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了!!
恭也:嘿嘿,我一直就想和老板你一起来看海阿
炎:你也考虑一下时间地点场合(TPO)啊!太冷啊!!
恭也:啊哈,是狗呢。呀嗬~~笨蛋狗~~不要舔我啊~~喂!你要干吗去?你要去哪儿啊?等等阿~!
炎:(内心)只是难以相信居然被强拉到这种地方。不过最让人难以相信的应该是居然会陷入这种状况下的自己吧?连我自己都很不可思议的毫无办法啊,为什么就是无法拒绝恭也呢?是因为那家伙他们家发生的事儿和他们现在过的那种拮据的生活,而产生了同情吗?不是,并不是那样的……
恭也:老板?脸颊非常地凉呢……是因为一直站着没有动的原因吧
炎:(内心)不是那样的,是什么呢?
恭也:老板?
炎:回去了!都要冻死拉~!

炎:咖啡和玫瑰?这是什么地方啊!
恭也:就是咖啡嘛
炎:我想要回家!谁和你说了想要喝茶阿!
恭也:都已经来了,就进去嘛,这里的蛋糕很好吃哦~
炎:我才不吃蛋糕呢!
侍应生:欢迎光临,是两位吗?
恭也:嗯,是的。啊,嗯!
炎:怎么了?嗯?(内心)冬慈……冬慈和女人……
女:冬慈先生点什么呢?
冬慈:啊
女:我就来咖啡和蛋糕好了
冬慈:那我也来咖啡好了。
女:那就是咖啡两分和蛋糕,麻烦你了
侍应生:是,知道了
恭也:老板!!
炎:(内心)冬慈和女人在一起,怎么回事?就是说那家伙有交往对象了?而且,对此我也没有插嘴的权利
恭也:老板~!等等阿
炎:回去了!
恭也:老、老板……刚才的,我想你不用介意
炎:介意?我并没有介意什么,不要说奇怪的话
恭也:但是,老板……
炎:我只是想回去了,明白了的话,就快点去把车开过来!
恭也:明白了
炎:(内心)这么慌慌张张地跑到这种地方,我到底在干什么啊!

炎:呃~冬慈!?
冬慈:嗨~
炎:不要吓人好不好!你在我床上干什么呢?
冬慈:嗬嗬,吓到了吗?
炎:你来这里行吗?不是有很多事儿要忙吗?
冬慈:什么嘛,你心情又不好了吗?
炎:没有啊
冬慈:啊,真是不可爱。这么久没见了,我还以为你能变的温柔些呢
炎:哼~!我高兴!
冬慈:好过分哦~~炎,我为了想要见你,可是飞奔而来的。难道那么那么想的就只有我自己吗?算了,过来!
炎:冬慈~~
(接吻中)
炎:冬慈……我……我也很想见你
冬慈:炎……
(接着吻)
炎:(内心)为什么啊?明明刚才才亲眼看到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但是只要冬慈他想要,就没办法了呢……
(H中,只见炎的呻吟)
炎:冬慈~~手指……已经……啊~~~
冬慈:怎么了?今天很快出来了呢,没和我见面的这段时间里,自己一个人没有做过吗?
炎:没错!积攒了很多!
冬慈:哦?
炎:所以,要让我满足!
冬慈:哈哈,明白了。倒是你要负起诱惑我的责任哦
炎:哈
冬慈:两手撑着,膝盖立起来,自己放进去哦
(两人激情H中,炎的呻吟声)
冬慈:炎~~~炎~~~~
炎:冬慈~~再用力些~~~冬慈~~~
(回想——冬慈:看着我!不要看其他任何人啊!)
炎:(内心:冬慈,现在,我明白你的那种心情了……)冬慈~~到最里面来~~!

炎:嗯?短信?
恭也:老板,没事儿吧?
炎:(内心)恭也!?
冬慈:嗯?呵,怎么了?
炎:好冷
冬慈:喂~喂~那么紧地抱着我不撒手,很痛苦呢。怎么可以让任性的女王大人难受呢,来,到我的臂弯里来吧~这样的话,就会暖和了吧?
炎:还是好冷
冬慈:嗯?
炎:再用力,用力地抱着我……
 
  评论这张
 
阅读(5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